论今高考作文与昔八股取仕——一高中生对“钱学森之问”的回答

请以“XX”为题,请下定决心,提出自己的主张,自由选择风格,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。这是近年来高考作文的共同话题,而“我”三个字在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法上与传统文学相比,似乎充分体现了中国现代文学的革命性。 “自主创新”四个字足以说明高考作文对选题的要求,也足以概括20世纪以来人文主义在世界文学中的作用的主要特征,似乎是顺应了国际文学发展的大趋势。但事实上,是这样吗?在我看来并非如此。与以往的科举制度相比,中国现在的高考制度只是新瓶装旧酒。汉武帝时期,国家依托儒家,以“五经”为典籍。不过历代的统治者似乎并没有看到这个制度背后的弊端,或者说看到了,但为了君主专制和封建统治,不得不囚禁人们的思想,所以一直讲这个制度津津乐道,至于它的混乱,在中国已经沿用了一千多年。明清两代,由于统治者企图进一步禁锢人民思想,加强中央集权,出现了“八足上台”。八谷文因讲授形式特殊,缺乏作者思想内容,曾被明清统治者视为治国之宝。但现代人在骂“八脚上任”的同时,有没有注意到高考作文的破绽?结尾?娱乐圈有“潜规则”,高考作文也有“潜规则”。不知什么时候,一个新名词以各种风格出现——“应试作文”。高考作文表面上提倡自主创新,对文体和观念的选择没有要求,但议论文已经自觉成为高考作文的主流,就像一条“潜规则” ”。议论文在某一时刻分支为一个分支,被广大高中师生称为“应试论文”。这种演讲风格比较多,但大致可以分为两类,即横向讨论和纵向讨论。在历年的高考中,大部分不属于这种形式的作文被老师判断为离经叛道,很少有非应试作文的高分作文。小说、诗歌、散文等体裁,都曾受过此邪魔之手,难以逃脱。因此,高中语文教师极力提倡高考作文应有尽有,应试作文以外的各种文体应予以压制,否则将被扼杀在摇篮里。应试作文的形式虽然比八脚作文要宽松、进步得多,但不得不承认它在表达形式上也有局限性。再说说高考作文的思想内容。自2001年高考满分的《红兔之死》问世以来,高考作文每年都备受关注,引发激烈争论。与此同时,高考的零分作文也大受人们的关注。作为其中之一,愤世嫉俗的零点作文以其激烈的言辞表达了对社会各种现象的不满,进而勇敢地揭露和批评。那些被判处此类论文的人嗤之以鼻,认为他们无法以积极的世界观看待世界,并给予极低的分数。这种评卷方式,让不少学生在命题作文面前目瞪口呆,扼杀了自己的想象力。无数学生开始用命题来玩,写一些虚伪的、虚伪的、空洞的虚伪的词,结果是一样的高考作文。与上述相比,八足散文是进步的,但也有一些相似之处,都存在明显的局限性。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我国高考制度的不完善,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考试的本质。 2005年温总理看望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时,钱老曾表达过这样的感慨:回首往事,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学生,没有一个学术成就能与民国时期培养出来的大师相提并论。中国的!钱学森认为:“中国现在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没有一个大学可以按照科技发明创造人才培养模式办学。为什么我们学校培养不出优秀人才?”这就是著名的“钱学森问题”。2006年,温总理向中国六所最著名大学的校长和教育专家提出了这个问题,他们的回答是:培养优秀人才,关键是师资;连接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;改革和发展高等学校之后,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进步;把高等教育做大,应该是加强高等教育。事实上,这个答案不能让钱老和丞相满意。对于这个问题,作为一名高中生,我不知所措,想给出自己的答案。在我看来,中国教育的根本问题在于意识形态。现阶段中国教育的主要矛盾不是优质资源的严重短缺,而是中国教育的陈旧思维与自主创新的迫切需要之间的矛盾。这就需要我们关注思想文化领域的变化,追求自主创新。这也需要一个人站出来,带领人们颠覆传统思维,不断发展创新。不追求思想领域的变革,中国的教育体制就难以改变,中国永远培养不出优秀的人才。 “钱学森的问题”是一个关乎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难题,需要整个教育界乃至全社会共同探索、共同实践、共同解决。——Changchun Zhao Hangcheng November 26, 2011